是个不喜欢被取关的blx,请谨慎关注(高亮)

!头像是友人给我写的!
可以称呼我为:幼囚/修利尔/马修/阿四/虾饺


基本自己的主页里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是画画的和写东西的

关于

《违和感(一)》

*解谜线
*登场角色Levi、Geminate


       午后的天气似乎仍是不变的明朗,阳光落在窗口的温度非常的舒适。这是一个看书的好日子,Levi这么想着,他身上那抹黯淡的红色和他近乎纯白的瞳仁做着鲜明的对比,明明皱纹和有些乱糟糟的形象应该显得他在休息时间中慵懒极了,但是尖锐的目光的从未消停过的眉头又让人觉得他认真的过分。大概是因为这本泛黄的旧书就跟自己脑海中的历史一样有趣吧。


       书看到了三分之二,他开始觉得累了。慢慢地抬头放松脖子、看到窗外的天空几乎要黑了才知道,自己已经坐着看了至少三个小时的内容,或许该去休息一下吃个饭什么的。随后很自然的,他已经走到了附近那个热闹的酒馆门前。

       里面按理说都是熟悉的面孔。

       比如说在靠近门口的那个位置上被周围的气氛和面前的大扎啤搞得脑子宕机的小子……应该叫Sir Geminate,如果换做是战场上Levi肯定会这么想,但毕竟这是畅所欲言的酒馆、所有人的天堂,何况还是与对国的休战期间。所以这位小长官一定不会介意自己和他搭话的——他的确也这么做了,就像这样。


       “哟小子,一个人喝酒呢!怎么,难道还是没习惯这儿的氛围吗?”


       Levi咧着嘴露出毫不掩饰的坏笑、脸上扯出的皱纹都表示这个老男人有多么的直白,毫不客气的拉出他对面的椅子直接坐下,又老练的叫了一份馆内招牌菜和一扎酒水比例三比一的麦酒,这个大叔也只有在这酒馆里才会显得和蔼可亲些,要说为什么、因为他是个战士。

       说实话,Levi很清楚这个骑士有多么的害怕与人交流,这很容易看出来,就像在照看一个闹别扭的小鬼一样轻松(他其实也没有多大把握,只是在靠着直觉这么想的)。就这样呆滞对峙了数秒不到,Geminate终于抬起了头,可眼睛还是看向别处。


       “……特制肉扒。”

       “什么?”

       “……我只是想吃一份特制肉扒!”


       他用几乎能被酒馆的吵闹声盖过的声音喊出来的,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晚餐吃什么的决定。咳咳……好吧,从现场状况看来似乎不难猜想出这位青年在点餐时的场景,对于不擅长接受此类热情的人来说确实有些困难了。Levi不禁思考起怎么才能教会这个年轻人轻松简单的点好一顿美餐,这就跟让自己不去想如何整理自己的胡子一样感到苦恼。于是他放弃了,并且打断了Geminate开始提口不绝的牢骚试图换一个话题:“哈哈。说起来最近不是休战了吗,虽说和平的繁荣是件好事,但是我们靠这个为生的士兵生活在放松的环境下可是很危险的啦——”


       的确,一直让自己感受血与尘的战士们之所以可以战斗,可以活下来,前提正是因为有战争;一旦失去这种奇妙的平衡然后再度开始战争,不仅市民会死去,遗忘如何奋战的士兵们同样也会死去,就像是被打上死结的因果循环一样。


    
       仿佛注意到了什么,Levi终是闭了嘴,再次开口道:“总之小子,现在的情况不需要我们去想太多,但是也不能在放松。还有就是、喝点酒是可以壮胆的。”


       十分轻快地说了一句“下回聊”的老男人迅速地离开了那个座位,不知什么时候他点的餐已经上齐了,而且也全都吃的很干净、几乎没有一点残渣。被留下的Geminate则是稍微冷静了下来,把那扎就快溢出的啤酒猛吞入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