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不喜欢被取关的blx,请谨慎关注(高亮)

!头像是友人给我写的!
可以称呼我为:幼囚/修利尔/马修/阿四/虾饺


基本自己的主页里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是画画的和写东西的

关于

《曾几何时》

短打,内容为野兽芙君的一日日常,含刀慎食。

又到了每日散步的时间,小兽凭着本能走出身处的这个空间外后,在长廊上开始漫无目的得四处走走跳跳——在这个熟悉又模糊不清的长长的路上——时不时停下来偏头抬眸看一看视线上方的银白色画面。透明的硝子之后是无尽的暴风雪,席卷的狂风没有吹进来将它吹跑、只是不停歇得呼啸。

“芙呜…”

那被毛发覆盖的身躯都为反映在野兽眼中的情报感到寒冷刺骨,触感不良使得它不断吠叫抱怨,不过这个时间似乎没有一个人在,也就没能有一个谁能听见抱怨的声音并前来顺平自己的毛发安慰它。

最后野兽还是认清了现实,继续向着看不见的尽头前进。似乎走了很久,胃部已经是空空如也的状态,没有体力能够再继续支撑下去。只好挺着鼻子嗅嗅空气中是否有香甜的气味,感觉到有一股植物奶油独有的清淡味道从不远处的空间里飘散出来。

芙芙大脑中的情报处理告诉自己、它深知这是什么的香味——那是某个人的喜好——草莓奶油蛋糕,至于某个人是谁,失去理性的野兽无法在记忆里看清“他”的脸庞,只是非常明白“他”应该是一个男性的人类,一个有些软弱又努力的人。

在这一连串条件反射之下,四足自主地踏了出去,奔向那份感到怀念的事物。

现在,芙芙跳上了摆放着蛋糕的高台,这个空间里除了它、早就没了那张隐约记住的一副面孔。看不到其他人,更见不到空间原本的主人,那个人去到了哪里吗?耳朵快速地抖动几下,听不到有人走向这里的声音。

无事可做的野兽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踌躇在蛋糕的周围没有靠近。有什么莫名的东西在阻止自己立刻飞扑上去肆意地把蛋糕吃个精光,但此刻有一点就算是它也很清楚的是:有人放下了一块蛋糕、并且希望有一个谁来吃掉它。

正因为对这个愿望悉知无比,于是白色的兽才会自然地露出牙齿,不慌不忙地把蛋糕吃的一干二净,没有剩下一点残渣。虽然总有哪里不是滋味,可是残留在腔内草莓的酸甜,一下子就把那奇怪的东西打飞了,自己也能感受到尾巴愉快得摇摆晃动。然后就这样哼起了、没有什么明显起伏的鼻歌。

“芙呼…芙。”

这就是每天散步时,芙芙总会经历的事,却不再是过去曾几何时、凯西帕鲁格最喜欢的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