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不喜欢被取关的blx,请谨慎关注(高亮)

!头像是友人给我写的!
可以称呼我为:幼囚/修利尔/马修/阿四/虾饺


基本自己的主页里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是画画的和写东西的

关于

FGO/《追逐者与被追逐者》

       在过去,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他们曾互相追逐过。时而是金发的小天才、追着那位气色看起来有点微妙的大师,想让他听听自己的新曲;时而是那整体色调偏灰的宫廷音乐师,追寻那个受到音乐之神眷顾的家伙讨论工作上的事。除此之外他们实在没有过多的接触。

       这似乎已经是被习以为常的日常了,没有人感到腻烦、也没有人觉得有多新鲜,只是想:这样就是最平常的。


       可是对于天才来说,“平常”怎么能够容许呢?于是很快的,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几年就遭到了死神的破坏,天才收到了关于——他自己的安魂曲的委托,这足以证明天才命不久矣了。

       他的妻子为此忧愁,委托的报酬丰厚的足够他们过一段日子,但却是以她的丈夫的生命为代价。这实在是不太合理。

       天才还是妥协了,以人类的身体始终无法战胜死亡,他开始了安魂曲的作曲。最开始是由自己来谱曲,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他病的更重了,只好让助手来帮忙谱写完这一首安魂曲。而大师呢,在得知了消息后,大师也去看过他,少了那么一个互相追逐的人,总有那么一些不习惯不是么?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一旦养成了就难以再改掉,尽管那天才能够明白,但在他人看来大师习惯性的讽刺还是难以接受的,只是他们不知道大师的脸上挂着的满面愁容究竟有何意义。

       他们不知道大师真的很重视这位朋友,不知道在被邀请到朋友的名作演出现场时,他在包厢中听着外头传入的声音连着高喊了几声惊喜有力的“Bravo!!”以表示他的喜悦和憧憬。


       总之,天才还是去世了,他的妻子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了他曾经的同事兼友人的大师身边、学习音乐,就像他父亲那样要做一个音乐家。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现在要将话题转回来,回到天才去世以后的事。

       天才成为了英灵,众所周知的有名人、大音乐家,名讳为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的这个男人,作为英灵的生活似乎与过去并无两异,只是身边多了那么一些奇怪、或者说特立独行的人。当然,更还有亲爱的玛利亚,美丽温柔又可悲的法兰西王妃,还记得七岁那年,他曾向玛利亚求婚过,只是这也许是不太愿再众人面前提及的羞耻过往。

       要说除了这些以外,唯一与过往不同的,那就是没有那一个会与他追逐讨论音乐的朋友了。


       莫扎特对他的朋友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是有妻子的男人,但是作为朋友他们私底下又太过亲密友好,当然、沃菲(沃尔夫冈的昵称)可是被称过人渣的家伙,所以这可能还在容许的范围之内?没人清楚结果,可以确定出的也只有他的朋友……安东尼奥·萨列里确实爱着他。这算是什么,朋友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朋友,朋友爱上了自己、那么自己也要爱上朋友吗?阿玛迪乌斯没能得出答案,但是自己确实还是爱他的吧,天才如此想到。

       毕竟,他们又有几百年没再追逐过了。


       又再很久以后终于有一天,那个萨列里来了,没错——追逐着阿玛迪乌斯来到了这里。莫扎特是惊讶的,亦或是惊喜的,无论是哪方,他的心中的确充斥着喜悦。

       ——终于再会了。他这么想,真的很久不见,几百年那么久,以这样的时间推论,谁还会不想念阔别已久的朋友呢?但是有一点不同的,萨列里不再是那个萨列里了,其实莫扎特也不完全是那个莫扎特了,名为萨列里的复仇者依赖对莫扎特的仇恨而存活着,莫扎特又是怎样。总而言之,他们不再是曾经的两个音乐家了。


       可沃尔夫冈才不会是在意这种细节的人哪。他高兴坏了,真的高兴坏了,这个小天才仿佛回到了十八世纪中那个年轻充满活力的音乐家的身体里,又一次开始了与大师的追逐,只是这次——

       时间应该会过慢一点了。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