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不喜欢被取关的blx,请谨慎关注(高亮)

!头像是友人给我写的!
可以称呼我为:幼囚/修利尔/马修/阿四/虾饺


基本自己的主页里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是画画的和写东西的

关于

FGO/生前捏造《疯狂的乐章与爱》

       那个音乐家或许是爱上了疯狂,疯狂也爱着音乐家。


       可能吧。那确实是一件狂乱十足的盛宴。不是指其他的什么,而是那些音符足够张扬。它们实在是太多了,音乐家不得不这样评价道;但却又好好的待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有条有序。

       这样的疯狂实在是难能可贵,能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可以编排出如此美妙的音乐呢!?除了天才,不对,是天才中的天才。这天籁除了他还有谁可以如此呢。——W·A·Mozart.

       是的,除了他以外,没有别人。这是独属他的魔力、他的音乐;仅属于他的风格、他的美丽,这是谁都模仿不来的。

       如此,音乐家便足以陷入嫉妒与恋慕的矛盾之中。


       这一切太令人难耐了,渴望渴求、可是又无法触及。他就像是天上的群星那样耀眼,不对,就算仅有他一颗也能够带来无比的光明。他正是这样的明星。

       沃尔夫冈究竟为何拥有这等才华?


       稍微的讲一个小插曲吧,这是关于音乐天才的起源。在很久以前,比十八世纪还要更久之前,有那么一柱司掌音乐的魔神,他所侍奉的那位王的最后令魔神众感到了不满,于是七十二柱魔神决定策划起人理的烧却式,这一准备就是三千年。

       而在这三千年中的某一年,魔神中一柱的种子播撒到了那么一位男孩身上,他就此获得了音乐的天赋才华,成为了受到音乐之神喜爱的少年。

       可想而知,他就是小莫扎特。小莫扎特在父亲的教育下、在血脉的引导下,十分自然的爱上了音乐,与他的生命同等。

       小莫扎特的天分受贵族的喝彩,得到了公爵夫人的青睐,但是这都不算什么好事,有的只是加速这颗星星的陨落而已。

       这就是媲美神明之人的起源。


       那么将视线转回来,音乐家所爱憎的就是这样一个流着魔神血脉的男人,这根本无法比拟,于是他觉得、他从未超越过莫扎特。尽管他不明白莫扎特天赋中蕴含的意义,但是他仍能够看到与理解那背影中隐藏的迷茫和孤独。

       莫扎特也觉得,音乐家理解了他。

       有时候化敌为友只是一件简单的事,不需要额外的铺垫陈述,只要有那么一个瞬间、心脏发出的共鸣会讲述一切。他们就这样成为了交好。

       萨列里身为音乐家的同时,也是众多音乐家的老师,这也是他有为人进行指点和指导这个习惯的原因,——偶尔,他会和阿玛迪乌斯一起作曲。

 

      安东尼奥·萨列里其实是个很温柔的老好人,就像他的音乐一样,这是他给阿玛迪乌斯的感觉,他真的认为、萨列里有着不可否置的天赋,并且能够理解他的痛苦。事实又是如何呢?

       萨列里将他的夜晚都奉献给音乐,但他还未满足,他无法倾听到那神圣的旋律,所以一时间内他没有再作曲。阿玛迪作为他的友人、关心一下闭门不出的朋友很正常,阿玛迪乌斯就这样提着装好自己新谱乐曲的背包前去萨列里的宅邸,想要给这位消沉的朋友听一听这些音节好让他打起精神。

       因为莫扎特也爱萨列里的音乐。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的一生全部贡献给了音乐,他爱着音乐、才会演奏音乐;为了演奏音乐、他来到了维也纳,遇到新的旋律,这所有都与音乐息息相关,他也因为对这些音乐的爱背弃了音乐(血脉)。

       而当他注意到自己爱上萨列里、那凡人的秀才谱写出的音乐时,他感到的是一阵惊喜:萨列里大师的乐章是多么美丽的事物啊。

       因此,他来探望了萨列里。莫扎特轻轻地敲敲那沉闷音乐家的家门。那是老管家开的门,萨列里在书房休息,他这么告诉了莫扎特并侧身为这个充满活力的男孩让开了一条到路。他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书房的门口——他已经来过这儿好多回了——还是那样非常轻地敲响了门扉,甚至还打出了不同的音阶,这是他敲门的一个习惯。

       萨列里当然也知道,听到这信号的男人从迷糊的浅眠中苏醒,缓慢地从座椅上爬起来走向门口打开了门,他已经没有精力去像个绅士那样有礼貌的问候这位小先生了,他太累了。

       看到萨列里的脸上毫无生气的样子,莫扎特也感到紧张了,您怎么了?他这么问,萨列里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后再从门口回到了原本坐着的位置上,桌子上、地面上净是散乱的乐谱纸张。

       沃尔夫冈大概是明白了,这位敬爱的大师遇到了什么麻烦。能让爱好音乐的人振作起来的方法就是演奏音乐,他二话不说地掀开萨列里书房摆放着的钢琴的盖子,连乐谱都没摆上就开始弹奏了,阿玛迪乌斯记得每一个音符。


       这是精神萎靡的人听了之后都不得不拍手欢呼的曲子,只是萨列里真的无法用大脑组织好语言,不然一定会先感慨上一番再开始批判这个天才。现在萨列里眼中的光芒似乎恢复了不少,沃尔夫冈的音乐简直是最佳的良药,是对于一种疯狂来说更庞大的狂乱(抑制剂)。

       他已经完全从忧郁的泥潭里挣脱出来了,莫扎特眯起眼睛笑着看向萨列里,然后又一首接着一首的演奏起来。这些都是他在萨列里休息的时候写出来的,表达着热情和自由的曲子。

       他期望大师可以继续作曲,所以弹奏了它们。

       自那以后没多久萨列里又回归到宫廷的生活中,作曲、排练、指导教育,和以往没什么不同,只是莫扎特变得爱跟着他了。如果长期被一种狂气所跟随,自身的理智是否会慢慢被同化消散呢,萨列里看着莫扎特的眼神变得不再冷漠了,不如说还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只是幸好,罗森博格和其他的人们都不知道,包括他自己。

       那沃尔夫冈是什么人,他当然看出来了,不过他没说出来,只是带着温柔的坏笑看着萨列里,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坠入爱河以前,都只字不提。


       爱上音乐家的疯狂放弃了自己的狂乱,他们互相等待着,发现对方的那一刻。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