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不喜欢被取关的blx,请谨慎关注(高亮)

!头像是友人给我写的!
可以称呼我为:幼囚/修利尔/马修/阿四/虾饺


基本自己的主页里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是画画的和写东西的

关于

FGO/《光》

我开个短小的车试试在loft的底线边缘徘徊,描写手法大概比较隐晦,感谢食用。


       他几乎是要哭了,他被紧抱着、被禁锢着,无法从这深沉的海洋中逃离。怪物是不被需要的,所以他的外装被脱下,仅剩一个凡人在此,神明降下地来,使凡人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狂躁的暴岚所湮没。神明从未离凡人那么近,他几乎要被星星的光芒灼烧。


       他不禁叫喊出声,试图调整自我的呼吸,却仍没能逃出这禁锢他的牢笼。他的思考被泪水的涌出打断,不能去想别的事,那是他的羞耻,他的自卑,还有些许喜悦,这仿佛是一种美好的痛苦;他的愤怒与憎恨早在那泥潭中被剥离,剩下的是更接近原本的他。莫扎特感到了愉快,萨列里大师的回应实在太能取悦他了,这叫他怎能放手。

       他抗拒又渴望,神明只要以予一个吐息就颤抖不止、进行一会柔绵就吐息不断;渗出的汗液和眼泪打湿了灰色的发丝、黏着他的皮肤;赤色双眸里映照出的是沃尔夫冈戏谑的笑容,而如宝石般的孔雀绿瞳中也映着他自己的模样。

       安东尼奥几次想要他住手,可还未从喉咙发出的声音就被先一步吞下,他只得在心中痛骂:莫扎特啊、可恶的神才,放过我这凡人罢,不要再让我靠近您的光辉了。



       沃尔夫冈是怎么想的?自己曾经的友人、爱着自己的大师,现在也像只担惊受怕的猫咪被他拥入怀中,这魔性有些美好,又有些后怕,若是魔神柱苏醒、他们该怎么办呢。

       但这不是问题,他不会让它醒来,就算被那黑角侵染、也绝对没有问题,因为他的御主有着可靠的同伴。于是他更加肆意了。


       索性他们的适性相当不错,萨列里没有感到多少疼痛,也就少了一些挣扎,好似一头被驯服的野兽趴在毯子上。弓着的背勾勒出的蝴蝶骨形状非常美丽,光滑的触感有些像是琴键,莫扎特不怀好意的弹奏他,被刺激到的钢琴(萨列里)传出一阵阵不同的音阶,此刻名为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复仇者所带来的音乐确实的传进了阿玛迪乌斯的耳朵里。


       他又吻了上去,比之前更长久、更缠绵,凡人就快被神明夺走仅有的氧气而窒息了,然后在快崩溃的边缘被分开嘴唇。萨列里的脸更加红了,为了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反而加大了喘息声,想要用手遮挡住自己的面容却被阿玛迪乌斯那修长的手握紧,直到黎明来临。

评论(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