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不喜欢被取关的blx,请谨慎关注(高亮)

!头像是友人给我写的!
可以称呼我为:幼囚/修利尔/马修/阿四/虾饺


基本自己的主页里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是画画的和写东西的

关于

随笔

和朋友讨论音乐家的masked bitch时顺手写的只有两百多字的废料,就不写长了再长就是不会填的坑了,就顺便丢出来吧,是莫萨车车请注意。

他以那双美丽修长的、被缪斯亲吻过的手触碰着男人,像是在弹奏一件绝美的乐器,被触碰到敏感处时发出的音阶就是一段动听的旋律。喘息不断的萨列里还能思考些什么呢?他总是这么想、自己并非是萨列里,不是被他呼唤了名字的那个人。他嫉妒于此,嫉妒萨列里,嫉妒莫扎特,却又不承认这种感情,默念着自己的卑劣:我是无法变成那个人的,无法变成安东尼奥·萨列里,所以请不要——用他美丽的过分的眼睛直白地看着他。

但是莫扎特那仿佛可以看透他的一切的绿眸并不这样想,他确实是自己的大师,无论是声音、姿态、每一次触碰之后的表情,还是沉淀在复仇者这一外壳后的灵魂。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