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囚人@一个马修

*高亮*
是個不喜歡被取關的blx,所以請謹慎關注
可以稱呼為:修利爾/馬修/阿四/蝦餃/老師
偶爾可能講講相聲

這個主頁主冷門和企劃相關,原創相關丟在子博客,偶爾在這個主頁丟點原創的圖透,經常會有過激發言和碎碎唸

凹凸不打作品tag
是畫手&寫手

頭像來自暝總,側欄背景來自菌醬,拿過了授權

思念夏天离去的星星

[原创角色]

「……ね、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后,回过头看了眼。「你在发什么呆啊,就快到你了!」什么快到我了。
「为什么一脸茫然的,昨晚没睡好吗?打起精神来啊你可是我们的王牌诶!」对了,运动会……我负责100米和400米接力啊。
「快去准备吧,大家都很看好你哦!放手去干吧羽!!」我就这样子听着加油声茫然的被推去准备比赛,好像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过想不起来了……

枪声响了起来,大家都尽全力的冲刺,汗水挥洒在空气中,但好像理所当然的大家都比我慢一点,我轻松的拿了冠军。完全没有实感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成就感,就好像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果然羽你很能干嘛!不愧是被称为风之子的人呢,嘿嘿」他挠挠头跑过来搂着我肩用力的揉着我的头发,令人怀念的感觉,为什么呢?
「羽你究竟怎么了啊,感觉你今天都没有笑过也没有变过表情,遇到什么事了?」火辣的阳光照射下来,逆光让我不能好好看清他的脸,「羽……?你不会中暑了吧,要不要去休息一下?」突然用手碰了一下我的额头让我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一部摔坐到了地上,他微笑着对这样的我温柔的伸出了手,「走吧」

不记得后面的比赛有什么精彩的地方,运动会就结束了,整理完琐碎品换完了衣服,走去鞋柜换鞋时发现他在大门等人。「呀!终于弄完了吗羽,时间还早要不要去星〇克喝点什么?」我就这样无视了他的话穿好鞋直接走出大门,「好过分居然无视!等等我!」

吹着星〇克的空调喝着冰可可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哈啊——果然星〇克最棒!呐你也这么觉得吧羽」看着他的笑脸我不禁也笑了出来,「啊你终于笑了!果然羽笑起来超可爱的」如果不是在星〇克的话我可能就要有他了讲真的,如果可以的话真的。
「话说晚上有祭典哦,要来吗?穿和服吧!」我错了我不止想揍他我甚至想掐死他。「好啦开玩笑的,不过确实很期待啦~」喂喂我还没答应好吗,Excuse me??「不管你怎么回答我就当是你答应了!晚上,在老地方等你!一定要来哦,Bey!」不要自说自话完就跑掉啊妈的智障!虽然,会去就是了啦。

「啊啊可恶为什么会是运动服啊!亏我还这么提醒你!!」谁会想满足你那个私欲啊混蛋你有什么不满吗!「噫——羽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住手住手噢噢噢噢我快断气了!!!——」想法全部表达在身体上,我大概没什么表情的冷静的对他使出了十字锁喉。「呼……差点以为我要被你弄死了,无理!残酷!暴ju——a啊啊啊手腕手腕要抽了要抽了!」看你还敢这么说我吗。
就像普通的祭典流程一样,买苹果糖、捞金鱼、吃巧克力香蕉和买面具等等,看起来不会很花时间的游玩,虽然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居然快九点了,祭典真是不可思议啊。「呐羽,要看烟花吗,我之前发现了!从这里后山看是最容易看清楚的诶!!」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的要命,明明都是高中生了…「嘛总之走吧——」又是这样自说自话我行我素的把人牵着鼻子走好,但其实还挺开心的、吧?

爬到了后山,正好也开始放烟花了——美丽的烟花印在我们的眼中,他的眼睛反射着的光辉像星星一样,美丽的快要把我吸进去了,我就这样一直盯着他的脸,突然的又被揉了头发。「哈哈哈果然你的头发很软啊揉起来超舒服的」我肯定脸红了,周围只有烟花的光应该不会被看到,希望不会。
很快烟花也放完了,感觉有点舍不得,「你在想感觉有点舍不得对吧~」这家伙…「我也是哟,毕竟这么美丽的眼睛只有现在才能看得到了……因为我们就快毕业了啊」不要笑的这么温柔啊……

我会沉进去的啊,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我们的夏天就要结束了。

评论
热度 ( 1 )

© 幼女囚人@一个马修 | Powered by LOFTER